媒体温大
当前位置: 新闻首页 >> 媒体温大 >> 正文
温州日报:严禁教师APP布置作业, 你支持or反对?
作者:瞿含张、卓扬  来源:法政学院   编辑:张丽君  时间:2019-03-22  浏览: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联合八部门,发布征求《浙江省教育厅等九部门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下面简称《意见》)公告,明确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并将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的指标中。

公告指出,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时长原则上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

这一意见一出,马上引发各方热议。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老师在日常备课、教学和布置作业中引进、使用移动互联网技术,似乎是不可逆转的趋势,APP布置作业因其便利性等优势也已成许多教师常用的教学手段。有意思的是,网友对于教育主管部门这貌似有些“开倒车”的禁令却是一边倒的持赞同态度。为此,本版采访了参与制订此《征求意见稿》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专家团队、两会代表委员、学校校长老师,听听他们对禁止教师APP布置作业这一征求意见的看法。

支持派禁用APP布置作业大快人心

在今年的两会上,许多代表委员都提交了“禁止中小学生带智能手机进校园”等相关内容议案或提案。他们普遍认为,中小学生过多使用智能手机,不仅会影响到孩子的学习成绩,还会危害孩子视力、导致孩子失眠或者伤害孩子颈椎等,对孩子的健康造成影响。

市人大代表陈小红表示,使用APP、微信等方式来写作业,如果没有在监护人的监护下使用,可能会衍变成过度使用智能手机,从而危害学生的健康。“近年来,学生的近视率逐年上升,甚至许多学生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配戴眼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与使用智能手机有关。”她认为,如果在学生成长发育阶段过多使用APP、微信写作业可能会导致近视率更加上升。

陈小红说,虽然目前使用APP、微信等新兴事物布置作业的方式很普遍、也很方便,但是任何事物的方便都不能以孩子的健康为代价。“现在许多学生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高度近视了,这对他们以后的工作、生活势必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她说,现在许多家长还会给孩子报网络课程,课后作业更加是通过APP、微信等方式去完成的。长期下去,别说视力了,身体其他部位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在采访中,许多家长表示已经被各种APP作业困扰久矣,这项规定大快人心。二年级学生家长林女士说:“孩子还小,自制力不够,拿到手机后容易以写作业为借口玩游戏。长期下来,肯定会影响孩子的视力。”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在微信上布置作业可以预防孩子抄漏了作业,但如果作业要在APP上做会对孩子眼睛造成伤害。“我们学校还好,就是有部分英语作业是APP上完成的,大概十几分钟能完成。如果每科老师都布置一个,孩子就吃不消了。”家长高女士则表示,“有些孩子,因为父母平时比较忙,都是由老人照顾的。但是许多老人不能很熟练地使用智能机,很难保证完成APP上的作业。”

支持这条禁令的家长们认为,以APP为主要形态的电子家庭作业,并不符合教育事业的内在规律:从视距视野等指标衡量,书面作业远比电子作业符合青少年的用眼习惯;以对书写能力的训练来说,书面作业的效果也比电子作业好得多。形形色色作业APP的出现,其本质可能是市场利益激励下,商业势力对校园的无情渗透。禁用APP布置作业,还学校以干净,还家长和学生以清净,这绝不是否定技术工具的价值,而是回归教育内在规律的纠偏之举。

反对派互联网教育与学生视力管理不矛盾

近年来,互联网教育持续火热,在温州,人手一个平板电脑的课堂教学也并不少见。比如在温十二中,校园实现wifi全覆盖,处处可见二维码、电子标识。

因此,在市教研院附属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温十二中校长彭来桂看来,推进互联网教育和学生视力管理本来就不是一件互为对立的事情。“温十二中作为中国‘未来学校’试点学校,正在全面普及IPAD移动教学,学生可以不需要背着几公斤重的书包,只需随身带一个IPAD即可轻松上课。IPAD由学校提供,是全封闭式的学习机,家长不用担心学生会因为IPAD沉迷游戏。”彭来桂介绍,早在多年前,温十二中的学生就利用汉字书写、美文欣赏、单词拼写、英语听写、刷题等学科资源APP进行自主学习。学生根据自身需求建立学习菜单,错题组卷动态生成,方便查漏补缺。而且全部星级评价的数据都会运用APP和网络系统录入,家长、学生、老师可以实时查看学生的评价情况。

“建设未来学校是大势所趋,在推进未来学校的建设中,大数据智慧校园、未来扁平化管理模式等都离不开APP。使用APP来布置作业,与课堂教学更为科学地深度融合,这一点的确是需要不断的探索。我们也会通过提高选用APP的入门门槛,来尽可能提升APP更大用途。”彭来桂认为,互联网教育也好,使用APP布置作业也好,与良好的用眼卫生习惯并不是对立关系,应该通过家庭和学校的共同努力,使青少年形成良好用眼卫生习惯。“在《意见》中列举了纠正孩子不良读写姿势、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等方面的措施,这些对于学生视力管理很有指向性。”在今后的课堂教学改革中,彭来桂也表示,学校会始终着眼学生未来发展,立足学生核心素养的真正提升,着力于处理好传统教育与互联网教育的关系,真正发挥互联网的作用。

在采访中,不少家长也认为APP布置作业利大于弊。“我家孩子今年二年级,英语学习时,老师会搭配使用一起作业网APP。在课文跟读时,很有用,可以跟读正确的读音,还能及时反馈。APP的确在功能上具备纸质作业没有的功能。为了防止孩子拿着手机玩游戏,老师在布置作业时,也会设定一个作业时间的限制,比如5分钟、10分钟等等。”家长张女士认为,儿童视力下降问题是多方面造成的,“比起禁止APP布置作业,监督孩子少看电视、手机,或者看一段时间就放松一段时间,这些可能更需要家长关注。”

参与制定的眼视光专家揭秘

保护学生视力 是禁止APP作业的初衷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专家团队受邀参与制订了《意见》。温医大眼视光医院生物医学大数据研究所副所长徐良德介绍说:“虽然这个《意见》起草之初,各方的争议比较大,但是出于孩子用眼健康、视力保护、眼睛发育等方面因素,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省教育厅最终还是出台了本次《意见》。”徐良德认为,如果孩子使用手机APP、微信等方式写作业,家长没有进行很好把控的话,可能会造成孩子过度使用、依赖手机的情况发生,也有可能会对视力造成一定影响。针对青少年使用电子产品学习的时间,徐良德建议:“青少年每天使用电子产品学习总时长应该控制在1小时以内,每使用电子产品20分钟建议休息远眺15分钟。”同时,他认为学校、家长要对孩子使用手机的情况进行引导,防止孩子使用APP完成作业的同时,过度使用手机。

眼视光医院视光诊疗中心主任毛欣杰也对如何护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由于孩子天生对动画等感兴趣,如果使用APP完成作业,可能会造成在完成作业之后继续使用手机看视频等情况,加上室内光线没有户外好。长期下来,会造成用眼过度,导致视力下降。”毛欣杰说,信息时代手机是把双刃剑,如果不正确使用就会造成反效果。他希望学生能够提高学习效率,多腾出时间去户外走走,减少用眼时间,从而更好保护视力。

“有研究数据显示,美国的中小学近视率约为10%,而我国已经高达80%,儿童近视防控的确刻不容缓。不过以防近视,禁止APP布置作业,似乎理由不充分。”温州大学法政学院教授徐旭东认为,如果将APP布置作业改为纸质作业,是否会影响学生对手机、电脑的兴趣,这是一个未知数。没有APP布置作业,对学生在各类信息产品上花费时间的影响多少,也是一个未知数。当然,APP布置作业,其中是有商家的推动。APP本身对师生,对教学,有利有弊,它仅仅是一种新手段而已,不是教育的关键和核心。我们的教育部门在学生认知方面教太多,其他能力培养太少,道德、品格、心理素质的有效引导方面有所欠缺,这才是真正需要教育部门关注和反思的问题。

http://www.wzrb.com.cn/ow2016/article931105show.html

每月热点
当月媒体外宣排行
  • 【化学与材料工程学院】12
  • 【美术与设计学院】10
  • 【教师教育学院】9
  • 【法政学院、溯初学区】9
  • 【数理与电子信息工程学院】7
Copyright © 2008-2015 Wenzhou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温州高教园区 E-mail:wzdx@wzu.edu.cn 电话:+86-577-86598000 浙ICP备07006821号